污污小说 浮力影院最新地址入口

  • A+
所属分类:医保卡

萝卜和葡萄都是地地道道的顿河马。

萝卜的肩高约为160cm。

而葡萄的肩高稍矮一些,约为150cm。

斯库卢奇给绪方和阿町挑的这2匹母马都是兼具温顺、体力与脚力的优良马匹。

绪方的萝卜和阿町的葡萄温顺到什么程度?

温顺到谁来都能骑它。

绪方都没对萝卜做什么,萝卜就对绪方温顺地低下头,任由绪方在它的背上上下下。像从来没有过什么“前任主人”似的。

葡萄的温顺程度,与萝卜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骑乘着这么温顺的马匹,阿町也还是直到现在都还没办法做到驾驭着它缓慢踱步。

“再来一次吧。”绪方说道。

“嗯……”坐在葡萄马背上的阿町深吸了一口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后脚跟轻磕葡萄的马腹。

萝卜与葡萄都是饱经训练的战马,在阿町用后脚跟轻磕它的马腹后,它立即打了个象鼻,然后托着阿町缓步向前走去。

在葡萄驮着阿町向前走去后,阿町立即像一艘船上的正面对着暴风雨、正随着甲板一起摇摇晃晃的水手一般,在马背上剧烈地摇晃身体。

为了保持身体的稳定,阿町立即用她的腿夹紧屁股下的马鞍与马腹。

“腿别夹那么紧!”一旁的绪方立即出声纠正道,“腿夹那么紧,你大腿的内侧会被磨得很痛的。若是磨上一天,绝对磨出血来。”

“可是不夹紧的话,我会掉下来!”

绪方面带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

阿町直到现在仍未掌握“该用什么样的力道夹紧马鞍与马腹才不会掉下来”。

绪方已经快被阿町她那愚蠢他妈给愚蠢开门——愚蠢到家的骑马天赋给搞得没辙了。

不过他也不会出声责怪阿町。

毕竟人有所长,尺有所短。

每个人都有自己刚好就非常没有天赋的地方,有自己非常有天赋的地方。

“先休息一下吧。”绪方说,“也练了蛮长时间了,先休息一会,喝点东西吧。”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阿町立即如蒙大赦般从葡萄的背上滚下来。

在双足踏到地面后,阿町感受到了那种从船上下来、落到地面上的那种自由感、畅快感。

阿町乘船的时候晕船。

骑马的时候,怎么也抓不住骑马的诀窍。

若不是阿町坐过马车,而且没有出现过晕车的状况,否则绪方真的非常怀疑阿町该不会是没有乘坐交通工具的天赋……

阿町牵着葡萄来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旁,将马缰拴在树干上,接着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没想到骑马原来这么地辛苦……”

阿町一边嘟囔着,一边抬起手轻揉着两条大腿内侧那被马鞍磨得有些发疼的皮肉。

“唐土那边的那种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他们每天都骑马,他们大腿的内侧该不会都长有厚厚的茧吧?”

“不知道耶。”

阿町的这问题直击绪方的知识盲区。

“你可以去问斯库卢奇他们。”绪方接着说,“他们就是经常骑马的人。”

用轻柔的力道搓揉了会大腿内侧的那一片火辣辣的皮肉后,阿町总算是感觉稍微好受了一些。

阿町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着头顶那稍微有些多云的天空,露出像是发呆一样的表情。

“……你说我们之后该何去何从呢?”

污污小说 浮力影院最新地址入口

阿町冷不丁地突然问出这种问题。

“怎么突然问这个?”绪方问。

“奇拿村这里也没有任何的线索。”阿町的脸上难掩失落,“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找玄正、玄真这2俩人呢?”

自帮奇拿村的村民们摆平了那帮来袭的哥萨克人,然后于村内开始暂住后,绪方与阿町便瞅准各种各样的机会,询问了村内所有还能好好说话的、之前还没有问到过的村民们是否见过玄正、玄真。

就在昨天,他们问完了最后一个人。

最终结果是——一无所获。

奇拿村是艾亚卡他所能带绪方他们来的最后一个村子。

既然奇拿村这边也一无收获,那艾亚卡他就帮不上忙了,之后就得全靠绪方他们自个去找别的村子、自个去努力找玄正和玄真他们的线索。

然而阿町的话音刚落,绪方便突然露出洒脱的笑容。

“阿町,总感觉你最近总是露出很负面的情绪呢。”

绪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那被围巾遮挡住的左脖颈。

“是因为之前给我洗澡时,看见我左脖颈的那片皮肤,觉得我体内的‘不死毒’又开始扩散了,所以情绪被它影响了吗?”

阿町没有回答绪方的这问题,只沉默着。

不过她的这沉默也等于是变相地回答了。

“阿町,你知道一条真理吗?”

“什么真理。”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这是什么真理?”阿町皱起眉头,“有依据吗?”

——这句话的依据就是“墨菲定律”。

绪方在心中默默道。

绪方曾在前世的某本书籍中,学习过“墨菲定律”的相关概念。

墨菲定律是一种心理学效应,被誉为20世纪西方文化三大发现之一。

其具体内容若是详细铺陈出来,起码得花上上千字的篇幅。

在墨菲定律中,有条重要的概念就是: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绪方自然不会去跟阿町详细解释“墨菲定律”的详细内容,所以只随便扯了个慌:

“这是我之前刚脱藩时,从某个看上去就是个得道高僧的虚无僧那听来的。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所以一直记着。”

“阿町,你不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吗?”

“你仔细回想一下你的过去——你以前难道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总是在担心着某件事情,然后那件事情在未来真的发生了。”

“没有耶。”阿町一边睁着她的那双带着无辜之色的大眼睛,一边摇了摇头。

绪方:“……”

话接不下去了。

阿町的这句“没有耶”,直接让绪方都不知该如何将话题进行下去了。

轻声咳嗽了几声,掩盖了下自己的尴尬后,绪方正色道:

“总而言之——你不用总是去担心未来的事情。”

“总会有办法的。”

“至于我们之后该去哪里寻找玄正、玄真他们的线索——这个其实也非常地好办。”

“既然艾亚卡他们已经帮不上忙了。那我们找奇拿村的人帮忙便是了。”

“奇拿村应该有着和库玛村不一样的交际圈。”

“我们可以让奇拿村的村民帮忙带我们去我们之前没有去过的村落。”

“如果我们去拜托他们,他们肯定不会拒绝我们的。”

“只要脚踏实地地慢慢去找线索,说不定就能在第二天碰到一个恰好就有玄正、玄真他们的线索的人。”

虽然绪方费了很多口舌来宽慰阿町,阿町也努力挤出了一抹微笑来回应,但她眼瞳的深处仍有着淡淡的忧愁之色仍未消散。

见阿町还是一副没有振作起来精神的模样,绪方又沉默了下来。

在沉默了半晌后。

绪方突然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一把和霞凪截然不同的手枪。

一把枪管上染有很大一块红点的燧发式大口径手枪。

“阿町,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一起来练习下这新枪的使用如何?”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阿町的双眼立即放出光亮。

“现在吗?”

“嗯,反正我们现在只是再坐着休息而已。而新枪的练习,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都能练习。”

“好啊!”

阿町从自个的怀里也掏出了一把和绪方同样款式的大口径燧发手枪。

……

……

此时此刻——

切普克和他们奇拿村内的几名高地位的人盘膝坐在地上。

他们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同样盘膝坐在他们身前、与他们面对面的一个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留着一把垂及胸口的大胡子。

这把大胡子被梳得整整齐齐,而且还冒着漂亮的黑光,一看便知是平常有对其做悉心的呵护。

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的大胡子就这么将双臂环抱在胸前,面露思考。

切普克他们现在就位于被他们阿伊努人称为“赫叶哲”,被和人称为“红月要塞”的地方。

而这名有着一把大胡子的中年人,名为恰努普。

他便是赫叶哲的最高权力者,统管整个赫叶哲的人。

乘坐狗拉雪橇,经过数日的跋涉,切普克他们顺利抵达了赫叶哲。

切普克和恰努普有还算可以的私交,因此不论是会面,还是之后的会谈,都相当地顺利。

就在刚才,切普克已经将他们的来意跟恰努普说清。

而恰努普在听完切普克的来意后,就像现在这样,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做思考状。

过了足足半晌,他才终于出声打破了沉默:

“……具体缘由,我都清楚了。”

“你们也是很不容易啊。”

恰努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竟然遭到了白皮人的攻击……”

“白皮人的恶名,我也略有耳闻。”

“虽然白皮人中也有一些还算不错的人。”

“但也有不少的人都是一些死不足惜的昏胀。”

“我听说在北方那边,有不少的村落都遭受过白皮人的攻击。”

“好在你们碰到了一个身手高超的和人,以及一个心肠还算不错的白皮人啊。”

一抹浅笑在恰努普的脸上浮现。

“我稍微有些想见见那个有着极厉害的身手、能够一个人对付30多个白皮人的和人长什么样子呢。”

“……恰努普,实不相瞒,关于这个和人,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好好谈谈。”

“嗯?何事?”

“那个和人对我们村子有大恩,我想尽我们所能地报答这份恩情。”

“那个和人与他的妻子,目前正在寻找2个和人。”

“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

……

……

数日之后——

距离奇拿村稍微有些距离的某地——

“那只鹿似乎不动了呢。”绪方朝身旁的阿町轻声道。

“嗯。”趴伏在绪方身旁的阿町舔了舔嘴唇,然后轻声道,“不过射这种不会动的‘固定靶’没啥意思的,我还是希望那只鹿能动起来。”

“阿逸。你用梅染对着那头鹿打一枪。”

“梅染应该打不了那么远吧?”

“我不是要让你射死那头鹿,而是让你吓一吓那头鹿,让它受惊逃跑。”

“你想射‘移动靶’?”绪方问。

“嗯。射动起来的目标,更有利于我枪法的长进。你也刚好可以练习一下梅染的使用。”

“好吧。”

说罢,绪方从怀里掏出一把在枪管上有一大块红点的燧发手枪。

这便是绪方的新手枪——梅染。

这把枪,自然便是从弗拉基米尔他们那缴获来的枪。

事后清点缴获上来的武器时,仅找到了2把燧发手枪。

虽然数量少了一些,但也刚好够与阿町一人一把。

绪方已经和切普克村长谈拢好了,这些手枪任由他和阿町拿,至于长杆的火枪,他们只拿5把肯塔基长步枪,马匹只牵2匹。

所以在清点完缴获上来的所有武器后,绪方大大方方地将这些已经实现约定好要拿走的武器收入囊中。

斯库卢奇不仅帮绪方他们挑马,也帮他们挑武器。

污污小说 浮力影院最新地址入口

他帮绪方他们挑了5杆品相最好的肯塔基长步枪。

并教绪方他们如何操作肯塔基长步枪与收拢上来的这2把燧发手枪。

据斯库卢奇介绍,这2把燧发手枪都是米利坚的枪——M1775式燧发手枪,口径15.7毫米。

这枪顾名思义,就是在1775年研制出来的枪,算是现在最新型的手枪之一。

这手枪在他们米利坚的独立战争中,也和肯塔基长步枪一样大放异彩。

因为这手枪的性能不错,所以在前些年,他们哥萨克人便开始引进、采购这手枪。

不过因为手枪是更偏向自卫的武器,在战场上的作用,没有长杆步枪那么大,所以他们哥萨克人也只是小规模地引进而已。

目前,他们哥萨克人目前只有极小部分的军官级的人物才有资格和能力装备这样的手枪。

斯库卢奇自个就有这把手枪,他的那些部下,包括瓦希里在内,统统没有资格列装这M1775式燧发手枪。

所以斯库卢奇敢断定——绪方他们收缴上来的这2把枪,绝对是从2个地位并不低的人身上搜出来的。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2把枪分别是从弗拉基米尔和阿列克谢他们2人的身上搜出来的。

那天晚上,在夜袭奇拿村的那帮人中,只有这俩人拥有着装备这手枪的资格。

不过绪方并不认识弗拉基米尔和阿列克西,他也不关心这手枪是从谁的尸体上搜出来的,他只在意这手枪好不好用。

收上来的手枪统共有2把,所以绪方和阿町一人一把,二人统统转型成“二枪流剑客”与“二枪流忍者”。

这新得的手枪和他们新的马一样,大概率也是要陪伴他们不短的时间的。

若是一直称呼其“手枪”、“M1775式燧发手枪”,那就太没劲了些。

为了日后更加方便地“陪伴”这手枪,绪方、阿町各给他们这新得的手枪取了名字。

就像根据马匹毛发的颜色,给自个新获得的那匹马取名为“葡萄”一样,阿町也以手枪的颜色为依据来进行命名。

阿町的那把手枪通体为暗红色,所以阿町给她的手枪命名为“绯樱”。

之所以要给它命名为“樱”,便是为了给她的“素樱”凑成一对。

绪方给他的新枪所命的新名字,就比较文雅一点,不像阿町这么简单粗暴了。

绪方的新枪也是通体暗红色。

但它的枪管却有一大块鲜红色的红点。

绪方猜测这大概是这把枪的“原主人”曾在之前的不知什么时候,让枪管不慎染上红色的、洗也洗不掉的红漆吧。

绪方就根据枪管上的这块鲜红色的红点来给它的新枪命名。

他将他的新枪命名为“梅染”。

因为这块位于枪管上的红点就像落于地面的梅花一般。

梅染和绯樱,与霞凪和素樱有非常多的不同。

霞凪和素樱的样式已非常地像前世现代的那种转轮手枪。

装弹方式是将转轮给打开,然后直接往里面填充弹药,装弹方式非常方便,而且可以一口气射4发子弹。

而梅染与绯樱是燧发手枪,装弹方式是顺着枪口往里面塞弹丸,用推弹杆将弹丸塞到最里面后,再往里头倒进火药。

不仅装弹麻烦,而且一次只能装一发。

不过梅染与绯樱却有一处要比霞凪与素樱要强。

那就是威力。

绪方第一次试射梅染时,是对着一棵树射。

仅一击,就在那棵树的树干上留下了一个拳头般大的小坑。

论单发的威力,远胜素樱和霞凪。

斯库卢奇跟绪方和阿町说过——只要距离不要太远,M1775式燧发手枪完全有能力击穿铁甲。

素樱和霞凪方便装填,可以连射。

绯樱与梅染射击极不方便,但威力强大,即使是穿着铠甲的敌人,只要不离得太远,依旧能给人一记致命一击。

一个长于射速,一个长于威力。两种枪算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这段日子,绪方除了不断地训练阿町骑马之外,也和阿町一起练习使用这些新武器。

此时此刻,阿町就在练习使用肯塔基长步枪。

相比起对着死物来练,肯定是对着活物练更有成效。

阿町这段时间的练习对象,就是山野间的那些野生动物。

见得最多的野生动物,便是鹿。

现在是下午时分。

上午时,绪方陪着阿町练习骑马。

经过绪方毫不留情的苦训,阿町现在总算是能做到在马背上坐稳,并乘着马缓步行走了。

上午教完阿町骑马后,绪方就在今天下午陪着阿町一起进山练枪。

刚刚,二人发现百米外出现了一头落单的鹿。

发现这头鹿后,阿町便丝毫不顾地上那冰凉的雪,直接趴伏在地上,将手中那早已压好子弹的肯塔基长步枪搭在前方的一颗巨石上。

然后于刚才向绪方提出了“让绪方用梅染来惊一下那头鹿,捎带着让绪方也练习、习惯一下梅染的使用”的提议。

他们收缴上来的梅染、绯樱以及肯塔基长步枪的专用子弹很多,多到完全足够绪方他们用部分子弹来做练习。

应承下来阿町这提议的绪方,迅速从怀里掏出了他的梅染,对准那头鹿。

他完全不担心他的枪会不会打中那头鹿。

他这段时间也有频频练习使用梅染。

对于梅染的有效射击范围,他现在已经有了个数——除非是进“无我境界”,否则就以他的射击水平,能否精准命中10米外的目标,就全看运气了。

那头鹿距离他们有百米外,完全没可能靠梅染打中这么远的目标。

绪方将枪口稍稍抬高,将梅染的准星对准位于那头鹿稍高一些的位置,然后扣动扳机。

比素樱、霞凪都要响亮得多的枪声响起。

嘭!

子弹命中了距离那头鹿大概有40米远的大树上,在这棵树的树干上留下一个大坑。

受惊的鹿撒开四蹄开始狂奔。

在鹿开始奔跑的同一瞬间,阿町迅速移动枪口,让枪口跟着鹿一起移动。

砰!

响度更胜梅染一筹的枪声响起。

阿町扣动扳机。

那头鹿倒地。

“呼……”

瞅见那头鹿倒地后,阿町长出了一口气,从地上缓缓爬起身。

自地上起身后,阿町取下挂在腰间的竹筒,打开竹筒口,然后将竹筒内所装的液体往嘴巴里灌去。

这是绪方和阿町在前来虾夷地之前,于东北地区购得的烈酒。

他们知道虾夷地是极寒之地,所以特地多买了一点能够有效御寒的烈酒。

猛灌了一口烈酒,让整个口腔和咽喉感到火辣辣的酒水顺着口腔流到食管,然后再从食管流到胃,令阿町感到整个胃都暖烘烘的。

“在这样的大冬天中,果然还是得喝这种温热的酒水啊。”阿町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再次猛灌了一大口的烈酒。

刚才因长时间趴伏在雪地中而染到阿町身上的寒意,瞬间被驱散。

相比起又苦又涩的葡萄酒,还是这些入喉后,感觉火辣辣的酒更受阿町的喜爱。

“这枪你似乎越用越顺手了嘛。”绪方轻声朝阿町赞美道。

听到绪方的这句赞美,阿町下意识地面带些许喜悦和得意、自豪地挺了挺胸脯。

如果说阿町在练习骑马时是这样子的:థ౪థ

那阿町在练习枪法的时就是这样子的:╰(*°▽°*)╯

阿町在骑马和枪法这两方面的天赋差距,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她刚开始练习肯塔基长步枪时,能否精准命中目标还得依赖直觉和运气。

而现在,阿町已经连百米外正在跑动的鹿都能打中。

在称赞完阿町的枪法后,绪方抽出插在梅染枪管下方的推弹杆,开始给梅染重新装弹。

在这个枪械仍处于“需要将子弹顺着枪管塞进去”的前膛枪时代里,枪管的下方都会装有数个顺着枪管排成一线的小孔。

专门用来将弹丸推进枪管里的推弹杆可以顺着这几个小孔,装到枪管的下方,这样一来便非常地方便携带。

绪方熟练地拿出新的弹丸放进枪管里,倒入火药,然后用推弹杆将弹丸和火药压实。

望着绪方这熟练的动作,阿町用夸赞的语气朝绪方说道:

“你装弹的动作,现在也非常地熟练了嘛。”

绪方这些天一直有在频繁练习梅染的使用,所以梅染的装填熟练度也在飞速增长着。

阿町此时也抽出了挂在肯塔基长步枪枪管下方的推弹杆,开始给手中的枪装填子弹。

不论何时都要让身上的枪都处于子弹压膛的待射状态——这是绪方和阿町一直保持着的良好习惯。

在给各自的枪上膛时,阿町随口朝绪方说道:

“现在这火器真是发展地越来越厉害了呢……现在欧罗巴那边竟然连这么厉害的火枪都出现了。”

阿町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手中的肯塔基长步枪。

“再过几年,不知欧罗巴的火器工匠们,又会捣鼓出什么新火器出来。”

“等更加厉害的火器出来,我感觉以后战场上都不需要什么武士刀了……”

“感觉有些难以想象啊……当我们国家不再需要武士刀,会是什么样的模样。”

已经看习惯了武士们腰佩刀剑的场景的阿町,很难想象有一天武士们不再佩刀是什么样的场景。

“那一天大概会很快到来吧。”绪方道,“说不定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就能看见不再需要武士刀、武士刀成为历史的一天了。”

绪方在前世虽没对日本历史有太多的了解,但日本历史上的一些大事件,他还是知道的。

若是绪方记得没错的话,大概再过6、70年,到了19世纪中叶,美国的海军准将佩里就会率领海军舰队轰开日本国门,然后日本的维新志士们发动“倒幕战争”,推翻德川家族、推翻江户幕府,开始了“明治维新”。

开始“明治维新”后没多久,明治新政府便颁布了“废刀令”,废除了武士们的佩刀权,剥夺了武士们腰间的佩刀。

如果绪方和阿町足够长寿,说不定就能瞧见武士们被废刀的一幕了。

不过等能瞧见那个时候,绪方、阿町他们差不多已是90多岁、近百岁的老人了。

“如果真的出现了这么一天……真的很难想象啊……武士们不再佩刀的场景……”阿町说。

二人又简单地闲聊了几句后,收起各自的已经填充好弹丸的武器,朝那头刚才被阿町给打死的鹿走去。

那头鹿是肚腹中枪,在绪方和阿町走近它时,它已经断气毙命了。

“阿町,来帮把手。”绪方说,“我们把这头鹿搬到萝卜那儿去。”

“嗯,好。”

这段时间,阿町为练枪法而打死的动物,都会搬回奇拿村内,送给奇拿村的村民们。

不论送他们多少肉,他们都总有办法消化掉。

要么直接吃掉,要么就是做成肉干。

刚开始,绪方拿被他们打死的猎物送给奇拿村的村民们时,他们还因受宠若惊而拒不接受。

直达绪方差不多都磨破嘴皮了,奇拿村的村民们才终于肯接受绪方他们所送的猎物。

绪方和阿町先给这头鹿放血,放干净了其体内的鲜血后,绪方再抓住这头鹿的四蹄,将这头鹿扛到他的萝卜那。

此次陪阿町入山林之中练枪法,绪方将他新得的马匹——萝卜给带了过来。

为的就是方便将打下来的猎物给带回去。

萝卜虽是母马,但却长着非常漂亮、有力的肌肉,驮一头鹿对它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绪方将那头鹿绑到萝卜的马背上。

“接下来要去哪里?”绪方问。

“接下来往东边走走吧。”阿町说,“我刚才似乎有看到有头鹿往东边那儿走。我们去找找那头鹿。”

“好,走吧。”绪方点点头,然后解下拴在树干上的马缰,牵着萝卜、跟着阿町一块往东边走去。

“虾夷地的鹿可真是多啊。”绪方随口朝阿町聊道。

“是啊。”阿町搭话,“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阿伊努人直到现在仍过着渔猎生活了,山上这么多猎物,根本就不愁吃的。”

而闲聊之际,他们俩也终于发现了阿町刚才所说的那头鹿。

那是头看起来还很幼小的鹿,正背对着绪方他们,垂下头吃着地上的草。

发现这头鹿后,绪方和阿町立即俯低身子、压低身体重心,一点一点地朝这头鹿靠去。

二人都使用着“不知火流潜行术”,以不容易出声的步法一点一点朝那头鹿靠去。

阿町更绝——她还使用了“不知火流屏息术”,降低了自身的气息。

在靠近这头鹿的同时,阿町低声朝绪方说道:

“这头鹿就交给你解决吧。”

最近也在努力学习着新枪的使用的绪方没有拒绝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直凑近到距离那头鹿有差不多20米的距离后,二人才因认为再接着靠近,那头鹿说不定就会发现他们了而停下脚步。

他们俩趴伏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

绪方掏出了梅染。

“将枪口直直地对准目标,这其实是错误的。”阿町轻声提醒着绪方,“子弹是不会一直直着飞的,飞到一定的距离后,它就会划着弧线落下来。所以要学会判定子弹会在何时下落。”

“我觉得我不需要将枪法练到能判定子弹会在何时落下的程度……”面露苦笑地吐了个槽后,绪方将梅染的枪口对准那透鹿。

20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绪方可没法保证能百发百中。

此时,这头鹿突然掉了个转。

从原本的背对着绪方他们,变为了侧对着绪方和阿町。

好在它仍旧没有察觉到这俩把目标定在它身上的猎人,反而因为侧对着绪方他们的缘故,绪方他更方便瞄准了,这头鹿的侧腹一览无余。

已经被提升至一个非常高的数值的身体机能,让梅染的这点重量对绪方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不会出现举枪举久了,手抖的情况。

准星对准这头鹿,深吸一口气。

然后扣动扳机。

砰!

“呜呜……”

枪声响起的下一瞬间,这头鹿低声惊叫了几声,摇摇晃晃地向前跑了几步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你打中了耶,打中了它的脖颈。”视力惊人的阿町给绪方报告着,“梅染你现在已经用得很顺手了嘛。”

“问题是我明明瞄准的是它的肚子……”绪方默默道,“看来用梅染打20米外的目标还是太勉强了啊……对于距离超过10米的目标,能否命中就全看运气了。”

绪方和阿町正打算翻出灌木丛,前去查看这头他们刚刚打中的猎物时,一串脚步声突然自远处响起。

在出现这串脚步声的同时,一道熟悉的人声也随之响起。

“真岛!阿町!真岛!阿町”

“艾亚卡?”绪方循声转过头去。

这道声音的主人,毫无疑问便是艾亚卡。

在发生了“哥萨克人来袭”这一事件的翌日,艾亚卡便乘坐狗拉雪橇飞速返回他们的库玛村。

在当天晚上,他就带着他们库玛村的医生给带了回来。

自回来奇拿村后,这段事件他也一直住在奇拿村中。

毕竟是他把他们村子的医生给带过来的,他总不能把他们村子的医生丢在奇拿村中,而自个坐雪橇回村。

虽然艾亚卡带来的这位他们村子的医生,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负责治疗的,主要还是斯库卢奇麾下的那几名医生。

自斯库卢奇答应派出他麾下的医生帮助奇拿村的那些受了伤的村民后,奇拿村的医生也好,其他村子的来帮忙的医生也罢,全都成了只能打下手的存在。

听到艾亚卡的声音后,绪方和阿町立即出了灌木丛,朝声音的发声地迎去。

很快,他们便见着了艾亚卡。

“真岛,阿町。终于找到你们了!”

“艾亚卡。”绪方说,“你怎么在这?有什么事吗?”

“我当然是来找你们的了。”艾亚卡道,“你们跟我回奇拿村吧。切普克村长他们回来了。”

“切普克村长他好像有什么急事要告诉你,正在四处找你呢。”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